Tag Archives: life

簡單的快樂

晚餐時,坐在對面的兒子問,我看起來很久都不快樂,是在愁什麼?

默然無以對。愁什麼?

我喪失了簡單的快樂。動手,跟產出互動,了解,欣賞,放下。不二分,不針貶。

觀察自己,守住簡單。為何始終辦不到?

 

 

 

凡存在的,都合理。不理解而罣礙、恐懼。這似乎隨著年紀增長,漸漸變成太陽下無奇事,既不好奇,也不動心。

但掛心著人,這是否要去掉?總想收集一張張笑臉,這是否是生為人的基本?慈與愛。我願意去之而求靜嗎?

我欣賞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一顆心不動,但,我要嗎?

詭異的翻譯…

https://docs.microsoft.com/zh-tw/sql/integration-services/what-s-new-in-integration-services-in-sql-server-2017

純粹好玩的機器翻譯標本…

image

冷面笑匠,無由地暴怒

完全喪失了耐性,一早,上課前,來聽課的朋友禮貌地詢問問題,但前一刻平靜的自己瞬間冒起滿腔怒火,完全不想回答。

為何要回答問題,因為我是老師。

可不可以不要當老師,我不知道,僅是循著日子的軌跡活著。

僅是如工具般地回答,直覺受者聽懂了一半,只想省去她自己找答案的工,每一步都將會回來問,拿著 RS 終要模仿出 BO。

腦中縈繞著 "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"。

自知自己匠氣十足,絕非鴻儒,但不知自己為何憤怒地視聽者為白丁,畢竟這本來就是教與學,就是師者解惑的天職,不過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地交換。但,我失之於憤怒,失之於無情。憤怒於自己的憤怒,無奈於自己的無奈。

我的對話是如此的無趣,每次教課就磨去些許興味,一點一滴流逝的耐性不知要如何拾回,一攤死水激不起一點浪花。

對大家講著工作經驗累積成的笑話時,自己完全冷漠憤怒。我可以感受到笑匠的孤獨與憤世嫉俗,講過一千次膚淺的笑話,其中有可能是自己的血淚,但一批批無感的受眾簡單地吞食,反射式地發笑。無可欲語地對比,荒謬的畫面在小丑的心底。

 

 

無由地,對被稱為"老師"感到厭煩。施比受更有福,是施者從中找到某種價值時。兩相各自認可不同的價值,在施與受的過程中流動,兩相都是施者與受者。現在,當 "教" 僅止於敘說時,這是個被掏空的過程。

只看到錢

朋友傳來這篇 自願被微軟綁架的台灣政府

從出發點正好說明為何我們只能用微軟的產品,因為作者群並未著力在軟體生態系如何能成功,只圍繞著

  • 花了多少錢,錢的流向為何
  • 為何要依賴微軟提供的某些功能
  • 別人能,我們就應該能

軟體是需要長長久久地活下去,若沒有自給自足的生態系,將發揮不出使用這軟體的好處。若用到一半無以為繼,需要重頭來過,則因為洗掉長期累積的使用者與 IT 共有的需求與經驗,重新打造需等待使用者與 IT 重新找出最佳用法;而後才能發揮系統綜效,這將是更大的損失。畢竟使用者操作軟體時要熟悉到如同呼吸吃飯,不用思考軟體本身才能用它來互動與工作,否則企業團隊將陷於軟體本身造成的混亂。

然而養成生態系千頭萬緒,只看到大家罵 III,卻從未看到如何建立與養成的討論與實例。

除了產品本身外,企業用的系統需要:教育訓練(終端使用者與 IT 兩類)、乙方支援廠家、協力套件開發商、長期穩定的研發與升級維護策略。否則,這項技術可能就曇花一現。而這些生態系上的物種需要市場來相互滋養,不是一筆經費預算的問題。

希望宜蘭縣政府能本著養活 IT 生態系的規劃使用自由軟體,而非省錢的初衷對待軟體,否則將在數年後面對荒蕪的 IT 系統,得再花更多的經費追趕。

打工

未上大學前,小兒迎來高三下的空檔。

小兒抱怨著:

為何所有打工的人只有我要負責那個垃圾桶,我就必須要到 11 點才能離開,正職反而不需要?

為何現在才 Line 我,突然下午 3:00 就要上班,不提前一天通知,我還要畫畢業時,班上要用的看板,我能裝作沒看到 Line 嗎?

念相關科系的打工者才會到前場,我們只能在後場打雜…

我只有淡淡地回了一句:

在工作中你看到值得學的,還是值得抱怨的,決定你的未來。

 

再一次,小兒面臨社會化的關卡。人生中,只有苦難可以刻畫人格,氣度是被迫撐出來的,學不來,也非天生。每吞下一次咬牙切齒,就不再為此煩心。每嘗一次苦,就更理解苦會變淡,而能維持步調走過。不急著脫離,才能靜心觀察,也才有所得。

每一次小兒的抱怨都讓我看到成長的腳步,他帶著自嘲結束抱怨,上班到深夜 12 點回家,翅膀慢慢地硬了。逆境才能認識自己,也才能累積自信,而後能自處。人生終了時,才平靜地歸於平靜,不疾不徐。

在小兒累積對自己的信賴過程中,作為墊腳石的我,只能盼望。

讓生命更為生動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overdope/videos/10153922949174364/

順遂的生命,混凝土色

生命中的艱困黑色,讓一生的圖騰立體鮮明

交錯

睜開眼睛,金黃的陽光灑滿屋子。

10 分了,起床吧,等會要教課。

陽台的茉莉盛開,吸夠了清香醒了腦。

燒碗泡麵,伴著小說慢慢吃完,看完一章"項塔蘭",好有個段落。

一個小時過去,再來到 10 分,叫醒兒子,確認他不會錯過高鐵。

"還有 45 分鐘啦”他惺忪地回應。

步出了家門,走到車站,星期六早上的街道格外寂寥。

一位老人已在那等車,緩緩地,形成排隊人龍。今天等車的老人好多啊。

一如往常,巴士在 30 分左右到站。

上了車,行經高速公路,接到待在高雄開會的慧的電話。

慧:起床了吧,要準備出門了嗎?

我:坐上巴士了!

慧:要出門吃早飯?

我:我吃了泡麵,我已經在巴士上了!現在出門哪來得及!!!

慧:已經上巴士!?現在 6:45 分ㄟ…

我:6:45分!?

慧:(靜默)

我:(靜默)

我:啊,早了一小時…可憐的兒子…

 

環視四周,我坐在老人群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慧看了本篇 Blog…

慧:看來茉莉還不夠香。。。腦沒醒

我:WP_20170429_05_38_00_Rich (2)

浪淘盡

image

無聲來,悄悄走。教材存,連結無。上課時,苦笑語,時時變,空白首。

寄語 MOC 20767 DQS

 

 

當 B2B/B2E 的企業遇到 IT 以 B2C 的步調在變時,不知研發、採購、佈建、維運的 Policy 要如何做。

畢竟中大型企業會有百套以上的系統,每個系統最起碼有 OS、AP、DB 三種以上的技術。但往往更多,因為高可用、安全、監控、管理等架構規劃會增加功能需求外的軟硬體。若各自每年換一個版本,那採購既有產品、招標開發可能受限於廠商,而不得不採用某種技術與產品在特定版本的組合。企業系統經年累月累積後,產品、技術、版本的組合變化會壓垮 IT。

雲不是這個問題的解法,因為它只是多加了一個技術選項,換句話說是多一種要研發/維運的變數。

跨距

這家傳產龍頭在 2017 年的更新,讓 Windows 來到了 2003 R2,因為主系統用得是 ASP + Crystal Report

這家大金控要在今年將 SQL Server 2008 升級到 2016,懼怕著裡面的 DTS

你敘說著 R,他無法量化主管要的 DW 價值

新人傻在 ASP

老者迷茫於雲

新舊夾雜的下層蓋上了另一層的新舊夾雜

產業崩解,領域知識串流跨界

難送往,迫迎來

亂於後,迷於前

2 次方裂變撕扯

MIS 的運命

走過

農曆年底,深夜醒來上廁所,再躺回床上時,他可以睡得著了。

上個農曆年底,合夥的公司因為擴充過快,找不到有效的營運方式而連虧了三年,當初合夥的股東朋友紛紛離去,同時把人帶走,四十人的公司兩個月內走了十人。在去年尾牙的當天,前任董事長無預警突然辭去,也不願再做保人,隨口要他接下董事長。這將造成公司完全無法貸款,而他並沒有什麼錢。詢問公司的幹部對公司繼續下去有信心嗎?三位主要幹部都說有,他詢問了妻子是否支持,妻子深知他放不下其他那三十位同仁及其背後的家庭,公司就是因為他們才有意義,妻子表達了義無反顧地支持。

沒錢的他接下了董事長,並抵押房子貸款借錢給公司。

進行中的專案可能無人可做而有毀約背信之虞,資金隨時有缺口,業務青黃不接,面對接踵而來的困境,他失眠了,雖然理智上深知醒著何用,明日一早需要好脾氣、清楚的頭腦以迎接各種挑戰,但翻來覆去就是難以入眠,潛意識裡,他有揮不去的恐懼。

透過年節與個人假期,會計在未交接的情況下離去,善良而體貼的會計師適時提供了支援,並鼓勵他說:接下總經理,腦袋會變大。接下董事長,心臟會變大。

但他仍怕少了會計作業將發不出薪資,從而學習嘗試跑銀行。在同仁介紹好友接下會計業務後,才解除了他另一個失眠因子。

三個開發案的人一起走了,但始終應徵不到新人,在缺人的情況下,所有重擔壓到了留下的工程師身上,一位工程師毫無怨言地接下了這三個案子,日以繼夜地努力,他站在工程師的身後,除了感激外幫不上忙,但這位工程師獨立完成了這些案子。

另一個大型專案正如火如荼地進行,開發團隊的 leader 捉襟見肘地調度人力,一肩扛起所有的突發狀況,裡面有著主要專案外,其他不同客戶的大小需求,還要支援年輕工程師或業務同仁。Leader 邀請了他們一起共事過的同仁加入團隊,漸漸補齊了人力。然而 Leader 從未報加班、補修、費用。這讓他深切感受到友誼與義氣,也看到了工程師對自己良善的要求。

在此同時大型專案的 PM 同仁也身兼 SA,在專案的後期用盡夜晚與假日,只為達交而心力交瘁直到完成。

在沒有第二位保人的狀況下,沒有銀行願意提供合理的企業貸款,一位股東好友知道狀況後,願意出面當保人,他深知這份人呆的勇氣與義氣,這同時代表著一個家庭的相挺。

某日一位好友來找他聊天,問他為何留得住人,因為這位好友非常欣賞他公司內的另一位同仁,曾經開出更高的薪水請同仁去這位好友那工作,但同仁回答等公司賺錢後再說,賠錢時要一起努力。大家彼此間都是好友,他對離去的人向來只有祝福,但對留下的人更是感激。

一年來公司的挑戰不斷,在整體經濟下滑的大環境裡,不管專案、駐點、授課、顧問、維護…都面臨更苛求的客戶與更吃緊的預算。但三十多位同仁戮力減少開支,僅有的一位銷售人員負責與客戶的各種聯繫,折衝案子裡客戶與同仁的爭執。同仁們越來越有相互支援的默契,不懼挑戰也不拒困難,他們默默地吃下了各種麻煩,完成了多種領域的專案、駐點、導入、授課、顧問、維護、升級、移轉、整併。他們的足跡踏遍金融、製造、電信、醫療、政府、機構、學校、流通、電商…他們的專業涵蓋網站開發、資料庫、BI、Portal、DevOps、Infra、公有雲和私有雲…,難能可貴地,他們完成了所有的使命。從年初的危殆,經過一年重新地協同合作,他們留下營運持平的成績。這個團隊臨危不亂,有為有守。

同仁們的努力慢慢凝結出成果,在各大企業征戰的經驗刻畫在一本本的 OneNote 內,再慢慢集結成工具程式、腳本指令碼、SOP、專案文檔,同仁們益發地有自信面對困難,能快速而周全地解決。隨著一次次到客戶端參與協商,他聽到對各位同仁的讚譽,心中充滿了驕傲。當他聽到客戶端的 IT 工程師讚賞說:"你們的人好厲害",當他聽到客戶端的使用者在開會中一再重申感謝同仁的耐心與體貼,當他看到同仁同時處理突發的多個案子而能協調資源,讓多個案子都能圓滿解決,他的自信回來了,因為他有了依靠。

新的一年裡,這群好同仁重新給了他平和,晚上終於敢喝水;而不怕夜晚醒來上廁所後一夜難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