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我為何知道我

孩子聊起與患有精神疾病的同學相處之情境,一時興起再度閱讀多年前曾讀過的 "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",而今只有依稀印象,這本書曾讓我毛骨悚然。重讀時,寒慄之氣再度縈繞。

若我喪失對視覺的認知,而不是視覺,看得見卻不知其圖像意義,需要其他的感官與外界互動,經由邏輯思考才能理解以往熟悉的圖像。只有點線面的抽象世界裡,臉的點線面與帽子的點線面要靠思考分析幾個圓在一個橢圓中,可能是一張臉而非一個帽子。當思考追不上動作時,就抓著太太的頭以為是帽子,而想要往自己的頭上戴。看到路邊的消防栓以為是學生,而諄諄教誨起來。

當我所有的器官都正常,但喪失了完整解讀該器官收到之訊號的能力,而我遺忘了我曾有的這個能力,但我仍記得這個能力先前的成果,我還是完整的我嗎?

當我的記憶只有數分鐘,沒有了當下的過往,記憶停留在 30 年前,我所有的功能都正常,能認知且與世界互動,當所有的人永遠都是陌生人,我還是我嗎?

當我的心靈找不到身體,要透過眼睛找到身體某部分後,才能要該部分的身體執行大腦下的命令,我還有勇氣站起來走完一生嗎?

四肢健全卻忘了如何使用,幻想不存在的肢體黏附於身體,面對正常的肢體卻恐懼其為多餘的附身而欲除之…諸此種種如真似幻,我還能努力找尋生命的樂趣嗎?

感嘆大腦的奇幻,懼怕這個奇幻中的一小部分失靈。不知腦中的溝通與協調有了窒礙,我還知道什麼是完整的我嗎?而現在的我完整嗎?我是否早已扭曲而無病識?

廣告

這些議題讓我感受到自身辯證的狹隘與無知

朋友貼了幾篇連結讓我自我對話了一會,但卻沒有答案。每個議題在侷限範圍對,但卻在更大範圍下值得懷疑。

月薪超過九萬,不是窮人,但也只算是「貧民」:http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KBlogArticle.aspx?ID=6191&pnumber=1

什麼是貧?負債,還是一簞食,一瓢飲,居陋巷?

自己如何定義自己的貧?家人的影響多大?朋友、媒體乃至於社會上的路人甲誰在影響你定義自己所認知的貧?貧是一種比較還是絕對值?貧是心靈還是物質?

減少物慾,量入為出或許較大範圍的對。投資自己也是,但投資方向為何?誰知道如何適才適性地投資自己?方向對的投資才有回報!但什麼是投資自己的正確方向!?如何量入為出地投資自己?

頌揚創業的文章比比皆是,但創業是條艱辛的路,常可看到"公司能撐過幾年"的統計,某部分而言,訴說的是創業失敗的比例大於成功。但如何讓創業失敗變得有價值,評估創業的收益是否與其精神折磨等值,且比較創業失敗的整個過程與當雇員之間的經濟價值。

華人並不愛家!?太值得我們深思了! (老外看華人)http://blog.cnyes.com/My/paulchen100/article1203609

讓我聞到了中產階級。當溫飽無虞時,這個議題或許是對的。

當以經濟的角度解析愛家,但整個亞州與歐洲經歷了百年的經濟落差,比較其文化造成的價值觀差異,再以文化投射到小家庭乃至於個人,讓我覺得大有問題卻又無解。

南歐貧窮國家的人離家到中/北歐打工,再匯錢回家,這是不愛家嗎?南歐的勞工有辦法舉家搬遷到中/北歐嗎?南歐的勞工若不到中/北歐賺到期待的收入,願意在南歐成家、或有辦法養家嗎?

有算過在該文化圈內,為家人從落後地區到先進地區孤身努力以養家的,與該文化圈內可衣食足而有自主自由的比例,而後形成的文化價值觀嗎?

在文化氛圍下,你的家人覺得你的行為愛家而你不覺得,或反之,哪你愛不愛家?

沒有掌聲,只有奚落

遠通電收的系統出問題,這幾乎是任何大型資訊系統正式營運初期的必然,因為新需求、新架構、新技術團隊。檢討是必要,苛責就不必了。
雖未參與遠通系統的開發,但認識一些朋友參與其中,他們對資料庫的專業能力好過我認識的大部分資訊人,其系統一個月的資料量傲視台灣 99% 以上的系統,為了超級龐大的資料量與存取頻率,這些朋友不眠不休了好長時間,加上許多假期的管修。看到現今的輿論,我相信這些朋友們是很難過的。
就我認識參與其中的幾位開發朋友,我相信你們盡力征服了這繁雜的未知,還努力因應接下來的挑戰,加油也祝福你們。

Root cause

周遭的人為菲律賓槍殺漁民事件沸沸揚揚。嚷著出兵、威嚇、報復。但這會解決問題嗎?恐嚇會讓以打劫維生的人停止打劫嗎?仇恨會減少討海人的風險嗎?何況這還夾雜著中美兩大國的利益,我們說了會算嗎?如果需要摩擦來測試政治角力,這會是最後一次嗎?

我不相信我們對菲的反擊會有任何意義,貧富差異下我們兩邊要的不是同樣的東西。我們因為報復所付出的代價,不管是軍費、紛爭、人命、尊重、法治…等等,我們視為有價值的東西對他們相對而言不是那麼重要,我們感受到的痛就會比他多,長久玩下去,我們會先玩不起。若玩不長久,現在玩這是為何?人命因此回來?漁民因此有保障?我不認為。除非菲律賓國家的水準提升,跟我們重視相同的價值,否則不在乎人命也不管制槍械的窮國,對其人民有多大的約束力?

重點似乎該放在為何我們的漁民這麼多年來明知政府保護不了,仍要冒險到此捕魚?與其添加軍費支出,乃至於其它因為懲罰而蒙受的損失(我蠻怕政府會因此加重軍費,而排擠到教育、社福…等原本就已經拮据的預算。若為此還要買武器就更糟了…讓好鬥的國民看著武器而喜悅,還躍躍欲試地想用它,曲解了為何要有武器的原意),與其絞盡腦汁想辦法懲罰別人(我相信其實是懲罰我們自己,不管是實質的商業經貿,且我們執行工作的成本遠高於他們,而他們生活的成本遠低於我們,而我們的訴求對他們不痛不癢。更糟的是我們自己內部先互罵起來了,這些憤怒不平到底懲罰了誰?)

我們是否應專注自己能做的。如何改變漁民的生活方式?乃至於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,是什麼誘因讓漁民明知有生命危險也要做?

等待

等待或著期盼他人的成長,想拉一把,想助一臂,何其困難。

耐著性子逐字檢閱,聽著無盡的抱怨,一再地提醒,一再地容忍,仍看不到多大的成長,頑石哪頑石。多想怒斥,多想停止,還有下次,還有下一位…

自我修練的長路,直到自己心靜了。讓喧囂成了常態,耳順了,去了助人的優越感,如同天地循環,萬千世界的緣分自有其具足的方式。無喜怒地鋤禾與施作,等待的不是心中有份高下優劣,等待的是平靜地走,平靜地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營運紛擾、同事工作不順、校譯稿(看不懂的中文真讓人氣餒,促成本文的主因)、校原稿、顧問的雇主公司接不到案,主管離職,伴隨著家計、小朋友的成長困擾…外患內憂。雖穿林打葉,我要吟嘯徐行。

百年樹人

套用 Agile "建築不適用於軟體"的概念,種樹經驗也無法用在育人。那一方土,一地氣候,天地運行不息,十年可成。但,社會、價值、人,無時不變。百年已昨是今非,誰能訂大計,誰能畫路徑,又有誰能施行?你,為何相信能有大有為政府行盛世之道,有至聖者行先師之為?孟母何以傳誦?能三遷者眾矣,能悟道者僅孟子一人,母子倆成就千古佳話,還靠獨尊儒術才流傳下來。

愛到深處無怨尤,然而,我們都愛得淺,因為我們以世道計價,拿 C/P 值透鏡檢視每一項投資。資本主義是陽光、空氣與水,滋養著代代。讓我們算得精,計較得深,飽嚐怨尤而忘了愛。

FB 上好友談論這篇

http://disp.cc/b/27-1mV0

閱畢有些惆悵,略敘於此

我們皆有為人師、為人父、為學生、為人子的無奈,一文三方面的角度皆可成立,也皆可反駁。
成功的故事之所以激勵人心,因為它稀有。失敗的故事之所以引發公憤,因為它普遍。我們平凡庸碌但不甘願,不在其位未歷其境卻好不平。但這會改變嗎?不會。
每個時代,每個階段,每個人都有那個時空背景的問題。
前車不足以為鑑,生命無法重來是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。
環境難以改變,只能改變心境。
善果是命,努力在我,盡己後放下而已

 

 

 

 

請念國二的小兒對此文發表感想,沒想到他一面倒地支持甚至強化作者的論點。是因為沒有獨立思考僅被動接受,還是認同偏向督促而非啟發式的教育,抑或是我的作風讓他選擇如此回答…

不知國三的大兒子有何想法,今晚說作業寫不完而不予置評…

夜談

未謀面的朋友透過 FB 詢問進修,將對話記於此,日後自己或可再想

友:如果想往DB領域發展,該如何踏出第一步呢?

我:一般是自修或上課,然後應徵 DBA 工作(可以順序顛倒),讓自己在環境中…

友:上課有哪些選擇呢?看過恆逸資訊的oracle課,要價好貴….

我:課程都有入門和進階,當然就看你熟悉的程度。或許你也可以先試試看找工作,看上課是否值得

友:目前市場需求,以哪種DB為最多呢?老師有比較推薦的入門DB嗎?

我:我參與的一定是 MS SQL,所以就不好評估了

友:走DB領域,可朝哪些方向發展呢?

我:DBA

友:only one ?

我:程式設計師可朝哪些方向發展呢?寫程式

友:Data mining算是DB的領域嗎

我:BI,與 DB 相近,但不盡然相同

友:Data warehouse呢?

我:與 DB 較接近,國內一半企業的 DW 也歸 DBA 管

友:其實我主要是不太了解該如何規劃自己的進修路

我:進修,好的職場,回報的金額有一半是運氣,掌握在大環境與他人。
多嘗試了解自己,若找不到自己的興趣,其實各種路差異都不大。就找還做得愉快的環境,邊做邊觀察自己能做什麼吧。
自己做得下去,更好的是喜歡做,不用進修,或是有個入門就可以自己獨走。做不下去,永遠都在進修。

友:能請教老師平時都會看些什麼書呢

我:我的工作 1 個月可能有十來種不同的需求,都是估計下個星期一兩種需求,這個星期看看,所以閱讀內容不故定。
現在在翻譯 Visual Studio Team Foundation Server 2012 Adopting Agile Software Practives,這本書不錯,講得是團隊開發,與 DB 無關。

友:老師對MS的產品比較了解

我:久了,尋得出脈絡,對 MS 新技術進入得快,也就出不來了。

友:那老師覺得Linux方面跟MS比較,該選那邊呢?

我:這些比較我講得都不準,我也不信誰講得準。我既然一直走在 MS,因此比一般人更了解 MS 產品的來龍去脈,也代表全力關注在 MS,我如何評估 Linux。MS 和 Linux 都熟的,到底能有多熟?IT 又有誰說得出 5 年後的預測?

友:…我是覺得DB蠻重要的,所以才想全心走DB領域的

我:資料是企業的核心,DB 自然重要

友:…覺得台灣對IT的觀念,都覺得是燒錢部門

我:資本主義只要你不賺錢,就是在燒錢。除非你是企業的收入來源,否則都被嫌。

友:所以有時做起來也容易產生無力感

我:沒有低潮,就沒有高潮。重點是潮來潮往,你能恆定的把事情做好。心中有自己的品質的尺,有自己肯定的價值。走人,是自己能學的都學到了,新進,是覺得自己能成為更好的自己。但什麼是好,只有你自己能告訴自己。別人的價值觀都是水上的浪,讓心起伏,卻非恆定在下的水

 

 

 

自己可以感受到這位朋友對自我、工作、未來的徬徨。但我在敲鍵時,對這些問題都難以回答。這個世界變得好快,或許我多了這位朋友十幾年的 IT 工作經驗,但…我無法給什麼良心的建議。當我問自己,自己建議什麼樣的工作,什麼樣的學習,什麼樣的未來是好?憑什麼!?我不是他,我不知他,什麼是他的好?我連自己定義什麼是好都不篤定,如何回答?

只祝福他,能發現自己定義的”好”,找自己的價值,驗證自己的價值,相信自己的價值。別人的好是別人的。

罵人是多麼容易,同理是多麼困難

我女兒的班級上有一個過動兒,怎麼辦~求救 引發了論壇與 Facebook 上的口水…

我們似乎應該討論的是兩方家長,學校以及社會、教育當局各可能怎麼因應最好。而不是批評這位父母,他是問要怎麼辦,他在求救,批評者不在其位,也提不出作法。罵這位父母整個情形不會變好,反而讓這群父母更沮喪而讓情況更差,也就不必期待狀況朝正向發展…
我的大兒子班上也有兩位這樣的同學,一位比較嚴重,會干擾到上課的進度,因為他安靜不下來。我參加班親會時,一位相對弱勢的家長非常憤怒這件事,因為他沒錢供自己的小孩補習,而他認定他的孩子在上課時因為受到干擾而無法學習。其他功課不好的父母也認為子女在這個班上很倒楣,因為相對於其他同年級的班級,他們為何可以安靜上課。多位家長也一致認為與其十多個孩子一起轉班,應該是那位要受特殊教育的同學轉到特殊教育,因為他在班上不是吃藥睡覺,就是吵鬧,與同學沒有正常互動,也沒有學習。
整個社會以智育為導向,造成父母的壓力很大。每個人都很慌恐,參加班親會的家長們都關注自己的孩子功課不好,且永遠會有一半的父母認定自己的孩子在後段,每位家長都要老師給答案。我只問老師我的小朋友有沒有對那位小朋友表現出惡意,還是有幫忙他。老師不知道,因為他面對 30 多位小朋友。老師為了減少這位生病的小朋友的吵鬧,就要求另一位症狀較輕的小朋友帶症狀重的小朋友在上課時跑操場。
三年了,從國一到國三,沒有答案。我們奢求小朋友在功利社會裡自發學會對弱勢者關懷。從大家對這位父母的苛言,我們能期盼我們的孩子有仁慈嗎?班上或許有多位小朋友能有善心,但一兩位喜歡霸凌的小朋友不會放過弱勢的小朋友,而絕大多數的小朋友會認為跳出來主持正義是沒完沒了的噩夢,我相信這兩位有病的小朋友始終面對的是殘酷的社會。
為何沒有特教,我在大學時同時做6~7種義工,因為在一個社福單位表現好,隨著職工轉職就進了另一個單位。進了社會後,我了解到因為大家要努力賺錢養家,沒有時間做義工。自己現在每天想的都是賺錢,因為上有父母,下有小朋友,賺更多的錢是責任,我無法拋棄的責任,因為我沒有安全感。若我倒下了,全家會失去依靠而清苦而被歧視,我要努力為家人建立保險。
我們的經濟還撐不起社會福利,我們有弱智、盲友、家暴、肢障、行為偏差…我參與的每一項社福都只能做半套。從國小生的中途之家離開後,找不到國中生的中途之家,從國中生的中途之家離開後,更不知要何去何從。因為不同階段的小朋友教養需求不同,專業不同,不能待在同一個中途之家。我們的失能者缺乏闢護工場,我們的社會不太能保護受家暴者,連無障礙空間都很缺乏…我們不能苛求政府,因為國家收入不到。我們除了盡己實沒有立場責備。

備援是錢堆出來的,不是罵出來的,你願意使用者付費嗎?

當我們質疑是方為何沒有異地備援時,是否要問為何商家沒有網路備援?
當我們質疑商家為何沒有網路備援時,是否要問我們是否要負更多的費用讓商家有備援成本?
當我們問自己是否願使用者付費時,是否要問我們損失了什麼?

當我們質疑是方異地備援為何沒有起用時,是否先問自己是否能設計異地備援?我們能規劃各種意外對應的系統移轉嗎?光移轉機器與網段,系統通常起不來的。若問不出關鍵問題,提不出自己的對應作法,還是多念點書,不要湊熱鬧,責備我們的同業中人。

我們自己遇難時,希望的是鼓勵與援手,大家有勇氣嘗試,是因為大家鼓勵。大家願意做,是因為大家促成。

盡己而已

日前微軟包班介紹 VS 2012。但因為上星期左右,VS 2012 Update 1 才可以安裝無誤,先前出來時,似乎有網路連結問題。一直無法正常安裝,還導致我 NB 的 VS 2012 更新一半失敗後,IntelliTrace 功能自動失蹤了。由於 Update 1 有新功能,希望能趕在這班說明,因此請來聽課的朋友現場安裝,沒想到因為教室網路頻寬不足而全班都卡住,部分朋友放棄時,導致該機器上的 VS 2012 毀掉,需要更換硬碟時又因為滿班而沒有多餘的硬碟可換。

課程結束後不意檢視到一份滿分九分而給我五分的問卷,原因是環境沒準備好。的確因疏忽應向該朋友致歉,卻也讓自己滿心疲累。因為,這麼多年來,自己一直在準備…

在 IT 界,乃至於做事、處人,什麼是,何時是 "準備好了"?時機與準備好孰重?瞬息萬變的世道中,如何準備才能準備好?

我們似乎很難準備好,最近幫朋友調系統效能,每每入夜,但總不盡人意。幫微軟介紹嵌入系統,力有未逮。幫忙評審 Blog,視界有限。幫忙處理網站問題,無力檢視龐然程式碼。幫忙設計資料庫,難於迅速了解領域知識。自己長年沉埋於問題,何時準備好了!?未準備好的失意與歉意總在疲累襲來。但自己能否有勇氣與誠意和朋友一起進入未準備好的環境裡,一起了解與摸索,一起分享與成長?

我的心態是否準備好了?或許,是否"準備好"盡己與體諒,這才是我當下立身處世該私自檢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