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迷障

連續 20 天無休息的 7-11 生活方式終於在今早畫下休止符。

雖然,清晨醒來,照例看到難解的問題,參與其中的各有立場,自己依然兩面不是人,但總體只能向前,多說無益。

匆忙的生活步調中,需同時做事還要顧到人心,真是困難。順了姑意,逆了嫂意,每一次,先要去了自己,嘗試從對方的角度想。但自己是如此巨大,而對方是各有立場的多人,事情的來龍去脈總是羅生門,釐不清,也顧不到。

時間,輕巧挪移,專案的大忌,紛擾中,只有它定定地向前。想事緩則圓,是否要停下眾人來討論,但又怕眾說紛紜,擾嚷中,事情停滯卻仍沒有結論,遺失的只有時間。要自行獨斷,卻又怕失之於盲目自我。賭,最終憑的是直覺與運氣,總是不甘的。

無可欲語,張揚自己的話語有用嗎?我似乎未曾斥責過什麼,只有一再安撫任何一方,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,一起解決事情,只有消彌源頭才是根本。期待參與其中的人能力能夠成長,人性是難移的,下一次,相同的衝突可能再起,但因處理問題的能力大了,而讓衝突小了。

漫長的等待似乎無窮盡,除了對人性的信心,我似乎沒有什麼依靠。

然而,感謝,無前提地感謝參與者,如同大地之於我,有孕育滋養,也有嚴酷暴虐。體認天地不仁,這似乎帶來了平靜與勇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知為何浮起這闋詞,好有況味,雖然作者是對人的思念,但我是滿心歸去、不捨、不甘地糾纏

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
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。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

廣告

春夏秋冬

接總經理,期待不憂不煩,多思多想

接董事長,期待不驚不懼,多聽多挺

久了之後,期待不慍不怒,多忍多讓

 

 

人們都要個答案,但重點不同,彼此多方訴說而沒有聽者。腦海裡,紊亂的思緒難有重點,也無既有的經驗可資憑藉。加之生活步調快速,不容事緩則圓,需求者也無耐心等待轉圜。

在各自的侷限環境中,每個人都是對的。在壓力下,每個人都乘載著怨氣。若謠言止於智者,那怒火熄於仁者。

總經理可以讓腦變大,董事長可以讓心變大,那團隊可以讓肚變大,工作可以讓肝變大,案子可以讓膽變大…一切,都是長大的過程。

簡單的快樂

晚餐時,坐在對面的兒子問,我看起來很久都不快樂,是在愁什麼?

默然無以對。愁什麼?

我喪失了簡單的快樂。動手,跟產出互動,了解,欣賞,放下。不二分,不針貶。

觀察自己,守住簡單。為何始終辦不到?

 

 

 

凡存在的,都合理。不理解而罣礙、恐懼。這似乎隨著年紀增長,漸漸變成太陽下無奇事,既不好奇,也不動心。

但掛心著人,這是否要去掉?總想收集一張張笑臉,這是否是生為人的基本?慈與愛。我願意去之而求靜嗎?

我欣賞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一顆心不動,但,我要嗎?

打工

未上大學前,小兒迎來高三下的空檔。

小兒抱怨著:

為何所有打工的人只有我要負責那個垃圾桶,我就必須要到 11 點才能離開,正職反而不需要?

為何現在才 Line 我,突然下午 3:00 就要上班,不提前一天通知,我還要畫畢業時,班上要用的看板,我能裝作沒看到 Line 嗎?

念相關科系的打工者才會到前場,我們只能在後場打雜…

我只有淡淡地回了一句:

在工作中你看到值得學的,還是值得抱怨的,決定你的未來。

 

再一次,小兒面臨社會化的關卡。人生中,只有苦難可以刻畫人格,氣度是被迫撐出來的,學不來,也非天生。每吞下一次咬牙切齒,就不再為此煩心。每嘗一次苦,就更理解苦會變淡,而能維持步調走過。不急著脫離,才能靜心觀察,也才有所得。

每一次小兒的抱怨都讓我看到成長的腳步,他帶著自嘲結束抱怨,上班到深夜 12 點回家,翅膀慢慢地硬了。逆境才能認識自己,也才能累積自信,而後能自處。人生終了時,才平靜地歸於平靜,不疾不徐。

在小兒累積對自己的信賴過程中,作為墊腳石的我,只能盼望。

讓生命更為生動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overdope/videos/10153922949174364/

順遂的生命,混凝土色

生命中的艱困黑色,讓一生的圖騰立體鮮明

走過

農曆年底,深夜醒來上廁所,再躺回床上時,他可以睡得著了。

上個農曆年底,合夥的公司因為擴充過快,找不到有效的營運方式而連虧了三年,當初合夥的股東朋友紛紛離去,同時把人帶走,四十人的公司兩個月內走了十人。在去年尾牙的當天,前任董事長無預警突然辭去,也不願再做保人,隨口要他接下董事長。這將造成公司完全無法貸款,而他並沒有什麼錢。詢問公司的幹部對公司繼續下去有信心嗎?三位主要幹部都說有,他詢問了妻子是否支持,妻子深知他放不下其他那三十位同仁及其背後的家庭,公司就是因為他們才有意義,妻子表達了義無反顧地支持。

沒錢的他接下了董事長,並抵押房子貸款借錢給公司。

進行中的專案可能無人可做而有毀約背信之虞,資金隨時有缺口,業務青黃不接,面對接踵而來的困境,他失眠了,雖然理智上深知醒著何用,明日一早需要好脾氣、清楚的頭腦以迎接各種挑戰,但翻來覆去就是難以入眠,潛意識裡,他有揮不去的恐懼。

透過年節與個人假期,會計在未交接的情況下離去,善良而體貼的會計師適時提供了支援,並鼓勵他說:接下總經理,腦袋會變大。接下董事長,心臟會變大。

但他仍怕少了會計作業將發不出薪資,從而學習嘗試跑銀行。在同仁介紹好友接下會計業務後,才解除了他另一個失眠因子。

三個開發案的人一起走了,但始終應徵不到新人,在缺人的情況下,所有重擔壓到了留下的工程師身上,一位工程師毫無怨言地接下了這三個案子,日以繼夜地努力,他站在工程師的身後,除了感激外幫不上忙,但這位工程師獨立完成了這些案子。

另一個大型專案正如火如荼地進行,開發團隊的 leader 捉襟見肘地調度人力,一肩扛起所有的突發狀況,裡面有著主要專案外,其他不同客戶的大小需求,還要支援年輕工程師或業務同仁。Leader 邀請了他們一起共事過的同仁加入團隊,漸漸補齊了人力。然而 Leader 從未報加班、補修、費用。這讓他深切感受到友誼與義氣,也看到了工程師對自己良善的要求。

在此同時大型專案的 PM 同仁也身兼 SA,在專案的後期用盡夜晚與假日,只為達交而心力交瘁直到完成。

在沒有第二位保人的狀況下,沒有銀行願意提供合理的企業貸款,一位股東好友知道狀況後,願意出面當保人,他深知這份人呆的勇氣與義氣,這同時代表著一個家庭的相挺。

某日一位好友來找他聊天,問他為何留得住人,因為這位好友非常欣賞他公司內的另一位同仁,曾經開出更高的薪水請同仁去這位好友那工作,但同仁回答等公司賺錢後再說,賠錢時要一起努力。大家彼此間都是好友,他對離去的人向來只有祝福,但對留下的人更是感激。

一年來公司的挑戰不斷,在整體經濟下滑的大環境裡,不管專案、駐點、授課、顧問、維護…都面臨更苛求的客戶與更吃緊的預算。但三十多位同仁戮力減少開支,僅有的一位銷售人員負責與客戶的各種聯繫,折衝案子裡客戶與同仁的爭執。同仁們越來越有相互支援的默契,不懼挑戰也不拒困難,他們默默地吃下了各種麻煩,完成了多種領域的專案、駐點、導入、授課、顧問、維護、升級、移轉、整併。他們的足跡踏遍金融、製造、電信、醫療、政府、機構、學校、流通、電商…他們的專業涵蓋網站開發、資料庫、BI、Portal、DevOps、Infra、公有雲和私有雲…,難能可貴地,他們完成了所有的使命。從年初的危殆,經過一年重新地協同合作,他們留下營運持平的成績。這個團隊臨危不亂,有為有守。

同仁們的努力慢慢凝結出成果,在各大企業征戰的經驗刻畫在一本本的 OneNote 內,再慢慢集結成工具程式、腳本指令碼、SOP、專案文檔,同仁們益發地有自信面對困難,能快速而周全地解決。隨著一次次到客戶端參與協商,他聽到對各位同仁的讚譽,心中充滿了驕傲。當他聽到客戶端的 IT 工程師讚賞說:"你們的人好厲害",當他聽到客戶端的使用者在開會中一再重申感謝同仁的耐心與體貼,當他看到同仁同時處理突發的多個案子而能協調資源,讓多個案子都能圓滿解決,他的自信回來了,因為他有了依靠。

新的一年裡,這群好同仁重新給了他平和,晚上終於敢喝水;而不怕夜晚醒來上廁所後一夜難眠。

無題

記不得多少日子過去了,今天得以在家洗碗,洗衣服。緩緩地做家事,一併清洗心中的無奈。

自認是個可以做架構的人,卻在"庸碌的急"中,胡亂地湊數,我心期盼重構卻不可得,一開始的架構是雛形,需要實證、檢討再實證。每個專案都有其特殊,不可能直接套用。但一旦掛上上百個物件,散出去要周邊的人做,就收不回來了。早期不小心修剪,它將蕪蔓龐雜。

無語地看著自己做得又髒又亂,踩著 BI 系統的大忌往前,將有工程師們浪擲光陰在巨量的錯誤中,滿眼蹣跚、破碎、龐雜與脆弱。

從業以來,看到值得珍惜的千里馬被損耗,總難過不已,總想有個環境讓其馳騁。膨脹斗膽接下集英,但卻看著自己珍視的千里馬被人當作駑鈍,雖困頓可砥礪其心志,但青春與熱情有限。唯其技、志並進,才不會隨時間而庸碌喪志。

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?對難得的人才,沒資源的自己能怎麼做?無人可問,可得幫助。年輕的英才,無盡美好的未來,我多盼看到卓然成家,自信光彩。

客戶甘於趕進度,忽視基本架構,訕笑我對人的願與盼。近 30 年的從業經驗,我已接受這是常態。這就是世態,大事小者不仁,小事大者唯詐。我本無求,但若失己立立人之樂,此生樂趣幾希。

未聞道,久矣。恨,難已

見賢思齊,見不賢內自省,唯有每一個人自身都變好,整體才會好,如同木桶理論,我們個體不要是群體最弱的那一環。

見賢則酸,見不賢三餐罵,我們放在心裡的不平不會讓自己變好,整體只會每況愈下。我們既不會欣賞,也不會處理問題,沒有真、善、美,只是自己活在自己建立的心牢裡。

一生因與外界互動而能更了解自己,自己定義什麼是好,自己跟昨日的自己比,而非跟其他的孤例,成功的案例無法複製,他人的人生也無法仿效。

紛爭

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務本而持之以恆,不計得失,終至寵辱不驚。然何為本?

執著於當下,認真辨別輸贏,判高下,本無輸贏與高下,輸在辨別。然人們只求速判,卡通式的黑白。

盡己之謂忠,困於人之褒貶,則難盡己。然本我何求?如何盡己?

 

 

我本無求,自由自在。願建較佳的工作環境,則自找煩憂。

然若本此初衷,終走過煩憂而放下。這個過程,當令自己看開許多。

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

最近對政治的紛擾似乎也有了興趣,唉,明知大趨勢下的小火花不足觀,但定力還是不足,政治劇硬是比鄉土劇更生動…

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懂了電力供應、土地重劃、都市更新、軍隊管理、貿易談判,但沒花過半點心力去做好這些事,乃至於從沒想通過上述任何一個問題。只可以確定的是,自己對 SQL Server 好生疏啊。

定下心來,目前答應的工作很多,應忠、信與習的不知凡幾。註記於此,提醒自己,未來這些大戲只會越來越激情,但自己的定力是否有長進?有沒有想方設法磨心磨性?

 

 

 

 

寫下自己對十年後趨勢的看法…

這是政治、階級、勞資的鬥爭,未來只會越來越重鹹。

未來是歐、亞、美三洲的經濟壁壘戰,台灣隸屬於亞洲,經濟一定依附中國,希望能成為歐陸的荷蘭。

合約簽得好壞要看自己的實力,當經濟每況愈下,參與談判的人籌碼越少,時間與趨勢不在自己這一邊時,不用預期有更好的談判結果。

在政府越來越弱化,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情況下,國與國的合約意義不大。規範追不上科技的變化,導致管不了實際的金流、物流與人流。政府輸在對科技的駕馭力,導致跨國企業主導的金流、物流與人流更勝政府。

個人或團隊的能力決定金錢的自由度,但亙古不變的是,自己能定義自己存在價值的多寡決定心靈的自由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