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交錯

睜開眼睛,金黃的陽光灑滿屋子。

10 分了,起床吧,等會要教課。

陽台的茉莉盛開,吸夠了清香醒了腦。

燒碗泡麵,伴著小說慢慢吃完,看完一章"項塔蘭",好有個段落。

一個小時過去,再來到 10 分,叫醒兒子,確認他不會錯過高鐵。

"還有 45 分鐘啦”他惺忪地回應。

步出了家門,走到車站,星期六早上的街道格外寂寥。

一位老人已在那等車,緩緩地,形成排隊人龍。今天等車的老人好多啊。

一如往常,巴士在 30 分左右到站。

上了車,行經高速公路,接到待在高雄開會的慧的電話。

慧:起床了吧,要準備出門了嗎?

我:坐上巴士了!

慧:要出門吃早飯?

我:我吃了泡麵,我已經在巴士上了!現在出門哪來得及!!!

慧:已經上巴士!?現在 6:45 分ㄟ…

我:6:45分!?

慧:(靜默)

我:(靜默)

我:啊,早了一小時…可憐的兒子…

 

環視四周,我坐在老人群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慧看了本篇 Blog…

慧:看來茉莉還不夠香。。。腦沒醒

我:WP_20170429_05_38_00_Rich (2)

塵囂

我們的問題在經濟,卻狂熱政治
我們狂熱政治的理念,卻不貫徹實踐
我們熱衷理念中自己知道的部分,卻不畏懼遠遠大範圍未知的部分
對於知道的部分我們轉成信仰卻非知識
因此,我們憤怒、叫囂,但我們不解決問題

對不懂的事情如何評論

吃中飯時,Jerry 笑著要我對洪仲秋案給個評論。我說幸好我家沒有有線電視,所以我沒受到干擾,也沒有評論。因為

  1. 軍隊是以自己的命搏敵人的命,不思考地送命與殺人。我不曉得如何設計出一套制度,理智地教育軍人,讓人不理智地只服從命令,本著愛人的心殺人。
  2. 我沒有檢察官的訓練,也碰不到第一手的資料,不知如何鑑定真偽,也分不出謊言與實話
  3. 我沒有法官的訓練,不知什麼是合適的刑罰,正義的本質
  4. 我不知道如何為因一己之私、之憤、之爽發出的言語,而造成的後果負責

 

 

 

 

晚間,看到 Peter 回應的一篇文章

http://wendellyu.com/p/282

Peter 的回應:這種「自以為是的正義」也是亂源的一種。請問,如果現在叫做爛,什麼叫做好?韓國有三星,很好是吧?你現在連台灣財團買個土地都不爽了,能受得了韓國式的財團壟斷政治嗎?俄羅斯有普丁,很強勢很有魄力與能力,很好是吧?你看看普丁怎麼對付反對黨的?俄羅斯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,就看普丁是幹什麼位置。你天天看台灣政府不爽,你要不要去鬥鬥普丁看看?你覺得中國有高薪,很爽是吧?你能一天不連上Facebook幹醮嗎?你連罵總統都不過癮了,在中國能閉上嘴巴嗎?別人不出來叫,是因為珍惜眼前的美好,這間房子拆了,就再也沒有避難所,而我們也只能冷眼看著你們拆房子,因為這是你們的自由。

自己的感覺:雙城記以"最輝煌的時代,也是最黑暗的時代"開始,也以此結束。心中有希望的人,看到輝煌而努力。心中有恨戾的人,看到黑暗而自棄。書中以小人物的光明,讓小人物持生於大時代的黑暗。
然則,相對於法國大革命的黑暗,仍有狄更斯、雨果等文豪歌頌光明。今日,但盼有文豪。走過深邃、苦難而謳歌光明,喚起思想與感動。

Root cause

周遭的人為菲律賓槍殺漁民事件沸沸揚揚。嚷著出兵、威嚇、報復。但這會解決問題嗎?恐嚇會讓以打劫維生的人停止打劫嗎?仇恨會減少討海人的風險嗎?何況這還夾雜著中美兩大國的利益,我們說了會算嗎?如果需要摩擦來測試政治角力,這會是最後一次嗎?

我不相信我們對菲的反擊會有任何意義,貧富差異下我們兩邊要的不是同樣的東西。我們因為報復所付出的代價,不管是軍費、紛爭、人命、尊重、法治…等等,我們視為有價值的東西對他們相對而言不是那麼重要,我們感受到的痛就會比他多,長久玩下去,我們會先玩不起。若玩不長久,現在玩這是為何?人命因此回來?漁民因此有保障?我不認為。除非菲律賓國家的水準提升,跟我們重視相同的價值,否則不在乎人命也不管制槍械的窮國,對其人民有多大的約束力?

重點似乎該放在為何我們的漁民這麼多年來明知政府保護不了,仍要冒險到此捕魚?與其添加軍費支出,乃至於其它因為懲罰而蒙受的損失(我蠻怕政府會因此加重軍費,而排擠到教育、社福…等原本就已經拮据的預算。若為此還要買武器就更糟了…讓好鬥的國民看著武器而喜悅,還躍躍欲試地想用它,曲解了為何要有武器的原意),與其絞盡腦汁想辦法懲罰別人(我相信其實是懲罰我們自己,不管是實質的商業經貿,且我們執行工作的成本遠高於他們,而他們生活的成本遠低於我們,而我們的訴求對他們不痛不癢。更糟的是我們自己內部先互罵起來了,這些憤怒不平到底懲罰了誰?)

我們是否應專注自己能做的。如何改變漁民的生活方式?乃至於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,是什麼誘因讓漁民明知有生命危險也要做?

望之則盲

午1時,自南京東五段開會處小假,登計程車告司機,請至市府。須臾而至。商司機等。

登門入服務處,問曰:至三樓何處可領捐血贈品。

服務人回:無此活動。

吾取請柬示之。

人云:載之新北市。

吾瞠目,出覓計程車。

司機云:迅哉!

吾回:大誤,乃新北市。

司機云:遠哉!板橋也。

吾回:時不允我。

乃回會議處續開整日之會,前後共一刻時光。與會者聞之,皆大悅。

私尋己誤,偏見也,喜於近處領贈品而誤視,實不明。

妻聞之,笑我不絕。

議題吵得夠久,夠大,一定是眾人的事,也就是政治問題,而非理性思辨可以解決

我相信核能問題是無法討論出結果的…
需要天體物理學家說明被隕石,乃至於被人類射出去後失效的衛星撞擊的機率…
地質學家說明地震…
XX 學家說明海嘯、空汙、戰爭、戰備存量、經濟趨勢、環保、地球的原油與炭存量、發電成本…
一堆專家都可以站在自己的知識與立場直接否定掉其他專家。例如,再怎麼安全若被隕石擊中,那…
無法科學地討論清楚,就只能政治解決。也就是信仰問題了。
信仰問題…也就是再吵個幾十年吧。
媒體、Facebook…靠這賺錢
你、我也就靠這發洩了…

白工

去年給老婆一台 ViewSonic 的 ViewPad 10,它僅有 16G 的 SSD,卻切 3G 給 Android,13G 給 Win7。Win7 裝完 Office/Visio 2010、PDF、MSN…等,空間就所剩無幾,而 Windows Update 又會浪費掉空間,導致最後因沒有硬碟空間而頻頻出問題。今天決定幫老婆重灌,拿掉 Android。

奇怪的是 ViewSonic 的網站居然沒有 ViewPad 10 的 Driver,但透過 Google 卻又搜尋到有人將完整的 Driver Zip 後放到 http://www.4shared.com 供人下載。不知 ViewSonic 的 Policy 是否是禁止客戶自行重裝…

重裝完 Win7 後,再裝 Driver、Office、PDF、MSN 後,有 140 多個 Windows Update。Windows Update 居然又把硬碟空間用完了。

決定將 Office 移除後重裝,並指定安裝程式安裝到外接 Micro SD 卡,並將系統的 temp 和 tmp 環境變數也指向 Micro SD。然後,在重新安裝 Office 的時候,同時設定 IE 的暫存檔也指向 Micro SD,沒想到 IE 立刻重開機,導致 Office 裝一半就掛了,其後無法再叫起 Office 安裝程式,亦即無法安裝也無法移除。

至此,斷續做了 10 個小時的白工,再度重裝 Win7…

插曲

早上在忠孝東與基隆路交叉的 Starbucks 準備下午的演講

一位女孩打翻了咖啡,男服務員立刻幫忙拖地,並給了一杯全新的咖啡

年輕父母帶了一對約莫三四歲的小女兒進來吃早飯,小女兒打翻了咖啡,小爸爸立刻去拿了大量衛生紙,蹲著自行擦地板,小媽媽邊唸邊牽小女兒去廁所。

接著,大女兒似乎不甘寂寞,不知是否是我自己看錯,她好像是主動打翻她的咖啡引起注意…

男服務員再度出現幫忙拖地,另一位女服務員也遞上一杯全新的咖啡

約莫十來位客人專注自己的電腦、手機或報章雜誌,沒人抬頭。僅一位閒人停下了 PPT,改寫一則 Blog

Techee

一身的裝備,蹣跚晃著…

手機兩隻:HTC Titan(台哥大,主要收訊),HTC HD2(7-mobil 遠傳,Scott 辦的,公司同仁網內互打免錢),兩支手機透過 Jabra 藍芽耳機(老婆建議的)一起接電話

ZTE Modem 透過威寶以 NT$375 上網吃到飽(振祖介紹)

華碩 G73S NB

GeChic 13.3 吋外接螢幕,隨時都雙螢幕工作(致學介紹)

250 G SSD USP 3.0 外接硬碟,跑 VM Image

500 G HD USP 2.0 外接硬碟存各種資料

外加一隻有線滑鼠

註記於此,對比往後的變化…

系統建置與災難預防

是否停建核四又成了議題,或許重大議題討論清楚是件好事,但不知什麼叫清楚,什麼是適可而止。我比較疑惑的是:

  • 若可以不建核四,為何停工後又復建?
  • 早有重大核電災難,為何在知道前例下,經評估後仍要建?
  • 確定相同系統可能發生的問題,是否就不建系統?
  • 當下除了多一次核災外,其嚴重程度還未超過車諾比事件,增加了什麼樣新的反核立論?
  • 處於高度恐懼時,是否值得討論需心平靜氣才能理性溝通的問題?

防災本來就是高度專業,越重要的系統防災成本越高。不知是否有人可以告訴我,不建這個系統的成本,替代系統的成本,替代系統損毀的成本。這個系統的建置成本,災難復原成本。所有事情都給個數字來比較,例如撤遷的成本,廢置核災後電廠土地300年不用的成本,給個災難發生的機率,換算成本的公式。當看不到數據,只有情緒時,似乎不值得討論。

下決定時,不能存在懼怕,當情感高於理智時,如同現在衝擊出現,當下的討論與先前持平時的討論,我寧願相信先前的決定。

若僅以恐懼立論,那這一次直接的結論是否為:因油槽爆炸立刻燒死的人數遠多過未知的輻射狀況,我們是否不要儲油。因海嘯立刻死亡的人數遠多過核災,其防護知識遠少於核能知識,我們是否應先放棄離海岸線 50 公里的使用與居住。或著,不准有木造平房,只准住在 4 樓以上的鋼骨大樓,1~3 樓不准住人,另一個選擇是,可以住在船上。各種天災與人禍可能導致彈藥庫爆炸,我們是否應該先討論不要有殺人武器?核能、火力等發電廠都可能損毀,我們是否平時就先過著輪流供電的生活,才臨危不亂,不影響作息?地震、颱風、土石流、嚴寒、乾旱…等不宜人居之處,這些地方每年造成固定死亡的人數遠多過核災,所以…請告訴我要住到地球哪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