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面笑匠,無由地暴怒

完全喪失了耐性,一早,上課前,來聽課的朋友禮貌地詢問問題,但前一刻平靜的自己瞬間冒起滿腔怒火,完全不想回答。

為何要回答問題,因為我是老師。

可不可以不要當老師,我不知道,僅是循著日子的軌跡活著。

僅是如工具般地回答,直覺受者聽懂了一半,只想省去她自己找答案的工,每一步都將會回來問,拿著 RS 終要模仿出 BO。

腦中縈繞著 "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"。

自知自己匠氣十足,絕非鴻儒,但不知自己為何憤怒地視聽者為白丁,畢竟這本來就是教與學,就是師者解惑的天職,不過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地交換。但,我失之於憤怒,失之於無情。憤怒於自己的憤怒,無奈於自己的無奈。

我的對話是如此的無趣,每次教課就磨去些許興味,一點一滴流逝的耐性不知要如何拾回,一攤死水激不起一點浪花。

對大家講著工作經驗累積成的笑話時,自己完全冷漠憤怒。我可以感受到笑匠的孤獨與憤世嫉俗,講過一千次膚淺的笑話,其中有可能是自己的血淚,但一批批無感的受眾簡單地吞食,反射式地發笑。無可欲語地對比,荒謬的畫面在小丑的心底。

 

 

無由地,對被稱為"老師"感到厭煩。施比受更有福,是施者從中找到某種價值時。兩相各自認可不同的價值,在施與受的過程中流動,兩相都是施者與受者。現在,當 "教" 僅止於敘說時,這是個被掏空的過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事隔三個月,再度以極差的口吻回答問題。來者是老面孔了,問得深,問得細。心底知道,應該鼓勵這種針對技術的討論,不僅是教學相長,也是同好間的聊天。但陷入無端憤怒的我,無禮地回答著,再次,對人,對技術都喪失了興味。

廣告

2 Comments

  1. Jack
    Posted 2017 年 06 月 22 日 at 01:37:08 | Permalink | 回應

    別氣餒啊~ 老師! 還是有許多渴求知識, 但無從著手的 IT工程師。 就是因您無私的分享與奉獻, 才造就我目前自以為有的小小成就~ 成為IT工程師。

    • Posted 2017 年 06 月 22 日 at 03:28:18 | Permalink | 回應

      謝謝你的鼓勵
      只是因為暴怒產生的自責與罪惡感,在此發洩一下,應該就好了 ^^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