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為何知道我

孩子聊起與患有精神疾病的同學相處之情境,一時興起再度閱讀多年前曾讀過的 "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",而今只有依稀印象,這本書曾讓我毛骨悚然。重讀時,寒慄之氣再度縈繞。

若我喪失對視覺的認知,而不是視覺,看得見卻不知其圖像意義,需要其他的感官與外界互動,經由邏輯思考才能理解以往熟悉的圖像。只有點線面的抽象世界裡,臉的點線面與帽子的點線面要靠思考分析幾個圓在一個橢圓中,可能是一張臉而非一個帽子。當思考追不上動作時,就抓著太太的頭以為是帽子,而想要往自己的頭上戴。看到路邊的消防栓以為是學生,而諄諄教誨起來。

當我所有的器官都正常,但喪失了完整解讀該器官收到之訊號的能力,而我遺忘了我曾有的這個能力,但我仍記得這個能力先前的成果,我還是完整的我嗎?

當我的記憶只有數分鐘,沒有了當下的過往,記憶停留在 30 年前,我所有的功能都正常,能認知且與世界互動,當所有的人永遠都是陌生人,我還是我嗎?

當我的心靈找不到身體,要透過眼睛找到身體某部分後,才能要該部分的身體執行大腦下的命令,我還有勇氣站起來走完一生嗎?

四肢健全卻忘了如何使用,幻想不存在的肢體黏附於身體,面對正常的肢體卻恐懼其為多餘的附身而欲除之…諸此種種如真似幻,我還能努力找尋生命的樂趣嗎?

感嘆大腦的奇幻,懼怕這個奇幻中的一小部分失靈。不知腦中的溝通與協調有了窒礙,我還知道什麼是完整的我嗎?而現在的我完整嗎?我是否早已扭曲而無病識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