罵人是多麼容易,同理是多麼困難

我女兒的班級上有一個過動兒,怎麼辦~求救 引發了論壇與 Facebook 上的口水…

我們似乎應該討論的是兩方家長,學校以及社會、教育當局各可能怎麼因應最好。而不是批評這位父母,他是問要怎麼辦,他在求救,批評者不在其位,也提不出作法。罵這位父母整個情形不會變好,反而讓這群父母更沮喪而讓情況更差,也就不必期待狀況朝正向發展…
我的大兒子班上也有兩位這樣的同學,一位比較嚴重,會干擾到上課的進度,因為他安靜不下來。我參加班親會時,一位相對弱勢的家長非常憤怒這件事,因為他沒錢供自己的小孩補習,而他認定他的孩子在上課時因為受到干擾而無法學習。其他功課不好的父母也認為子女在這個班上很倒楣,因為相對於其他同年級的班級,他們為何可以安靜上課。多位家長也一致認為與其十多個孩子一起轉班,應該是那位要受特殊教育的同學轉到特殊教育,因為他在班上不是吃藥睡覺,就是吵鬧,與同學沒有正常互動,也沒有學習。
整個社會以智育為導向,造成父母的壓力很大。每個人都很慌恐,參加班親會的家長們都關注自己的孩子功課不好,且永遠會有一半的父母認定自己的孩子在後段,每位家長都要老師給答案。我只問老師我的小朋友有沒有對那位小朋友表現出惡意,還是有幫忙他。老師不知道,因為他面對 30 多位小朋友。老師為了減少這位生病的小朋友的吵鬧,就要求另一位症狀較輕的小朋友帶症狀重的小朋友在上課時跑操場。
三年了,從國一到國三,沒有答案。我們奢求小朋友在功利社會裡自發學會對弱勢者關懷。從大家對這位父母的苛言,我們能期盼我們的孩子有仁慈嗎?班上或許有多位小朋友能有善心,但一兩位喜歡霸凌的小朋友不會放過弱勢的小朋友,而絕大多數的小朋友會認為跳出來主持正義是沒完沒了的噩夢,我相信這兩位有病的小朋友始終面對的是殘酷的社會。
為何沒有特教,我在大學時同時做6~7種義工,因為在一個社福單位表現好,隨著職工轉職就進了另一個單位。進了社會後,我了解到因為大家要努力賺錢養家,沒有時間做義工。自己現在每天想的都是賺錢,因為上有父母,下有小朋友,賺更多的錢是責任,我無法拋棄的責任,因為我沒有安全感。若我倒下了,全家會失去依靠而清苦而被歧視,我要努力為家人建立保險。
我們的經濟還撐不起社會福利,我們有弱智、盲友、家暴、肢障、行為偏差…我參與的每一項社福都只能做半套。從國小生的中途之家離開後,找不到國中生的中途之家,從國中生的中途之家離開後,更不知要何去何從。因為不同階段的小朋友教養需求不同,專業不同,不能待在同一個中途之家。我們的失能者缺乏闢護工場,我們的社會不太能保護受家暴者,連無障礙空間都很缺乏…我們不能苛求政府,因為國家收入不到。我們除了盡己實沒有立場責備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