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渡憶往

無意間發現一篇自己4年前的文章,留在此,讓未來老年的我有甜美故事可以緬懷,讓白頭老翁可以話當年,免得消失在硬碟海中。

 

15 年?好像切換幻燈片一般,昨日背上爬的孩子們今日並肩談笑風生。還記得背著他們在天主堂滿場跑的日子,再見面已各自擁有一片天。

印象中天主教福利會的中途之家是大女孩(寶瑩、憶菁與榕榕)和小男孩的園地,義工環境裏,男性奇貨可居。因此在寶瑩的邀請下,隨著她從光鹽愛盲轉戰到中途之家當義工。我去過一兩次新店中途,只記得是個小小孩和大小孩一起哭鬧的環境,而後就幫忙寶瑩、憶菁與一群大小孩搬家到關渡中途,在一片混亂中整理出家園。

那是一段奇特的日子,從輔大騎機車到關渡,陪小男孩玩大地遊戲,聽大女孩們訴說生活中的點滴。印象中,自己憑著過人的體力可以同時追逐五六個小朋友,或是背負三四個小朋友笑鬧嬉戲,替小男生們的日常生活裡增添一點男性的陽剛野蠻。

雖然衣食無虞,但七天 24 小時全年無休的陪伴,在小男孩們闖禍不斷的情境下,我可以感受到寶瑩與憶菁的無力。每個小男孩背後都有著破碎的家庭,與一段令人同情的故事,或許是不捨,抑或是熱情;還是堅持?她們努力了三年。

愛心讓這個故事綿延,在當時,她們沒有任何專業背景,只有在挫折中成長。依稀記得有專業背景相關科系畢業的輔導員都做不久,或許專業讓工作是工作吧。而中途之家需要的是共同生活,是孩子們人生的一步,需要的是真心對待,而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人員。

就自己而言,記憶中,那是一段無力與不知道未來的日子,因為專業與社會資源不足。而每個年齡層的孩子都需不同的教養方式,隨著孩子們一天天成長,從幼稚園的中途、國小的中途、到國、高中的中途。在當時,我們期待有前瞻性的規劃,而不是摸石子過河,然而環境卻是讓人沮喪的。

還記得最後見到全部小朋友是在花蓮,他們一起過簡樸生活。原本就經不起繁華誘惑的小朋友們,如何能在匱乏的生活中甘之如飴。離開花蓮之前,正巧碰到上國中的帶著一群國小的孩子們在偷吃外邊買來的食物,我只能疾言厲色地告誡一頓,就返回台北。而後再見面,居然是 15 年後。

有緣能見證一段用愛心播種的故事已是福份。15 年後大夥兒的聚首,讓自己在忙與盲的心中泛起了一片暖意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