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見的,遠比看得見的更為重要

取自 決勝

1941年,第二次世界大戰正打得如火如荼。

有一天,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著名的統計學家沃德教授 (Abraham Wald,1902-1950),遇到了一個意外的訪客,那是英國皇家空軍的作戰指揮官。他說:「沃德教授,每次飛行員出發去執行轟炸任務,我們最怕聽到的回報是:『呼叫總部,我中彈了』。請協助我們改善這個攸關飛行員生死的難題吧!」沃德接下這個緊急研究案,他被委託分析德國地面砲火擊中聯軍轟炸機的資料,並且以統計專業,建議機體裝甲應該如何加強,才能降低被砲火擊落的機會。但依照當時的航空技術,機體裝甲只能局部加強,否則機體過重,會導致起飛困難及操控遲鈍。

沃德將聯軍轟炸機的彈著點資料,描繪成下列的兩張比較表。沃德的研究發現,機翼是最容易被擊中的部位,而飛行員的座艙與機尾,則是最少被擊中的部位。

沃德詳盡的資料分析,令英國皇家空軍十分滿意。但在研究成果報告的會議上,卻發生一場激辯。負責該專案的作戰指揮官說:「沃德教授的研究清楚地顯示,聯軍轟炸機的機翼,彈孔密密麻麻,最容易中彈。因此,我們應該加強機翼的裝甲。」

沃德客氣但堅定地說:「將軍,我尊敬你在飛行上的專業,但我有完全不同的看法,我建議加強飛行員座艙與機尾發動機部位的裝甲,因為那兒最少發現彈孔。」在全場錯愕懷疑的眼光中,沃德解釋說:「我所分析的樣本中,只包含順利返回基地的轟炸機。從統計的觀點來看,我認為被多次擊中機翼的轟炸機,似乎還是能夠安全返航。而飛機很少發現彈著點的部位,並非真的不會中彈,而是一旦中彈,根本就無法返航。」

指揮官反駁說:「我很佩服沃德教授沒有任何飛行經驗,就敢做這麼大膽的推論。就我個人而言,過去在執行任務時,也曾多次機翼中彈嚴重受創。要不是我飛行技術老到,運氣也不錯,早就機毀人亡了。所以,我依然強烈主張應該加強機翼的裝甲。」

這兩種意見僵持不下,皇家空軍部部長陷入苦思。他到底要相信這個作戰經驗豐富的飛將軍,還是要相信一個獨排眾議的統計學家?由於戰況緊急,無法做更進一步的研究,部長決定接受沃德的建議,立刻加強駕駛艙與機尾發動機的防禦裝甲。

不久之後,聯軍轟炸機被擊落的比例,果然顯著降低。為了確認這個決策的正確性,一段時間後,英國軍方動用了敵後工作人員,蒐集了部份墜毀在德國境內的聯軍飛機殘骸。他們中彈的部位,果真如沃德所預料,主要集中在駕駛艙與發動機的位置。

看不見的彈痕最致命

乍看之下,作戰指揮官加強機翼裝甲的決定十分合理,但他忽略了一個事實:彈著點的分布,是一種嚴重偏誤的資料。因為最關鍵的資料,其實是在被擊落的飛機身上,但這些飛機卻無法被觀察到。因此,佈滿了彈痕的機翼,反而是飛機最強韌的部位。空軍作戰指揮官差點因為太重視「看得見」的彈痕,反而做出錯誤的決策。這個案例有兩個特別值得警惕的地方。

第一,蒐集更多資料,並不會改善決策品質。由於彈痕資料的來源本身就有嚴重的偏誤,努力蒐集更多的資料,恐怕只會更加深原有的誤解。

第二,召集更多作戰經驗豐富的飛行員來提供專業意見,也不能改善決策品質。因為這些飛行員,正是產生偏誤資料過程中的一環。他們都是安全回航的飛行員,雖然可能有機翼中彈的經驗,但都不是駕駛艙或發動機中彈的「烈士」。簡單的說,當他們愈認真凝視那些「看得到」的彈痕,他們離真相就愈遠。

在管理實務與日常生活中,許多關鍵的資料,也像上述轟炸機的個案一樣,會因為「失敗」而觀察不到。
名人推薦語
許士軍教授推薦序(節錄)
「看不見的」比「看得見的」重要!

賣瓜的人說瓜不甜!

俗語說,賣瓜的人必然說瓜甜。在這刻板印象下,凡是教會計學的老師,必然強調數字的精確與可靠;借方和貸方必須平衡,絲毫馬虎不得。然而,奇怪的是,如今卻有一位國立大學會計系資深教授,在他的一本著作中一開始就高唱反調,引用詩經中「投我以木桃,報之以瓊瑤」的詩句,說是什麼「木桃瓊瑤經濟學」以及「木桃瓊瑤心理學」,還舉出劉備以「三顧茅廬」這一「木桃」贏得諸葛亮以他一生的「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」的「瓊瑤」,做為回報。這是一種顯然有違借貸平衡的交易,但是作者指出,在現實生活中,它們卻是人們所歌頌的「高義」。

何況,不管怎樣,即使「木瓜」,也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。這位教授又說,評估一家企業的真正價值,所根據的,不是採用資產負債表上的股東權益,或是依獲利能力,而是來自看不見的地方。他引用一位和他有同樣獨具慧眼教授的話:「對企業的價值創造而言,看不見的,遠比看得見的更為重要」。他將這一代表企業創造「超額利潤」(excessive return)的無形價值,特別稱為 "喝彩”價值。為了說明這種價值的創造,他又舉出自己在美國一家餐廳的經驗。原來這家餐廳透過一種心情分數--而不是靠食物或一般服務--以創造顧客的美好體驗和回憶。

許多看不到的美好事物的本質,如責任、信任、榮譽和熱情等,事實上,乃超越數字、資料、甚至制度這些看得到的事物,人們要透過如詩人伍斯華茲所說的「心靈之眼」才能領悟得到。在本書中,作者說,這種心靈之眼不是別的,它來自關懷、謙虛、深度以及回到自然所帶來的學習力量--也就是如作者在本書最後一章中所引述那篇短篇小說「冬天的橡樹」中所刻劃的那種景象。

這本書就是來自一種「看不見的」本事和能力

本書作者劉順仁教授是我最敬佩,也是最羨慕的一位管理學者,在我拜讀他發表的著作中,無論是《財報就像一本故事書》、或是《管理要像一部好電影》,帶給讀者的感受,都如同這些書名所顯示的,在他的生花妙筆下,使得原來是枯燥而艱澀的管理理論與觀念,讀起來都變得淺顯易懂而且趣味橫生。說真的,劉教授不但是一位講故事的好手,尤其他那種旁徵博引的能力,鞭辟入裏的洞察力以及細膩而精緻的見解,更是令人嘆為觀止。劉教授這種修為,應該也屬於一種「看不見的」本事和能力吧!

One Comment

  1. Posted 2008 年 10 月 12 日 at 13:07:03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二战这个故事太有意思了,发人深省。我们总是忽略了那些看不见的东西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