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學

教課中,妻 MSN 告知,兒子抄寒假作業抄錯,又借不到立可白,因懼怕老師而逃學。
 
對於未逃過學的我,難以想像與同理,也就沒什麼能說服自己的大道理,小花勸我一定不可以罵他。其實,這種大的行為舉動,會觸動自己的思考,反而不會有反射式地責罵了。
 
首先讓我感到訝異的是兒子的抉擇,就老婆的描述:
上課鐘響,他也不敢再跑回教室,就跑回家,結果學校及家裏跑了兩趟(家裡到學校徒步應該要 30 分鐘吧… 家裡沒人,進不了家門只好折返),他不知可以去哪裡。
 
可以想像的是他對老師的恐懼大過一切,所以踏出逃學的那一步。
老師是個年輕的新人,從家庭聯絡簿洋洋灑灑的叮囑,或是我兒的罪狀條列,可以看出是個負責的老師。或許,是陳定南那一型的吧…要如何請她少點責備?
 
我向來不認為課業是一切,但責任、勇氣、誠實、寬容等特質卻需要從小養成。課業好跟快樂,自處沒有關係。我只期待孩子們長大後,能從容面對自我。但,要怎麼做?
 
兒子的怯弱應該多少是我的淫威造成的,而逃學與翹家間隔多遠?

7 Comments

  1. Hana
    Posted 2008 年 01 月 17 日 at 10:10:33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我女兒現在的老師是等著退休的老(懶)女老師,
    期末考之後,也不給小朋友們辦同樂會,講明了除非是家長來辦,
    在等結業的這一週,小朋友們不是重寫單字,就是背唐詩,
    隔壁班不是同樂會就是電影欣賞,
    小朋友們只是好玩去別班要點心吃,還被老師罵是乞丐~
    過與不及都不好啦,
    看開一點,未來他們要面對的,可是更險惡的人心啊~
    偶而感冒總比一次出天花好😄

  2. Tony
    Posted 2008 年 01 月 17 日 at 12:04:21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從您該篇文章中看到了好熟悉的字眼  "抄寒假作業"….
     
    國小時的我…寒暑假作業似乎都是"累積換大獎"..
    累積起來都不寫….最後兩三天亂寫…選擇題已經不是用滾鉛筆ㄌ…
    而是冥冥之中有答題聲音出現" 2242312!@#%&*….."這樣的亂寫.
    也有開學前與同學好好的"對一下答案"…..
    所以最後換到的大獎,當然就是老師的"關愛"了….
     
    在那種體罰沒人管的年代  
    舉凡  巴掌,罰跪,藤條,竹枝,掃把柄…有聽聞過的獎項幾乎全部囊括..
    回想起來似乎是歷歷在目…感覺好像昨天才被打的Orz…
     
    不過似乎不曾出現您的小朋友的逃學行為..
    當然不是不會怕.也是很清楚等老師看到我跟我同學的作業之後.就會東窗事發了..不過念頭是常常出現….像是裝病等等的..也不是沒想過…
    但是.讓我還是硬著頭皮去等死的原因…似乎是"我爸比較恐怖"…..
    與其把事情搞大讓我爸知道….那還不如…讓老師來下手…
     
    那個年紀的我…既然又愛玩.又不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..
    大概只能了解這種"比較法"吧…..
    那麼.能夠驅使我去面對作業的懲罰…
    就是"這算什麼….我還遇過更嚴重的"….這種皮小孩才會有的態度吧…..
     
    PS:…..不是要您讓他去體會更嚴重的…只是剛好看到您的網誌..有感而發罷了^^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3. Scott
    Posted 2008 年 01 月 18 日 at 11:46:38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果然,你是沒辦法想像的
    抄作業嘛,對我來說是很平常的事。基本上我的寒暑假作業都是最後三天才開始寫的。
    有時候連抄都沒時間抄完。

  4. Scott
    Posted 2008 年 01 月 18 日 at 12:04:00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你的個性的確是沒辦法想像的。
     
    抄作業嘛,對我來說是很平常的事。基本上我的寒暑假作業都是最後三天才開始寫的。有時候連抄都沒時間抄完。每天上課,都是恐佈的回憶,在我整個國小、國中生活,我大概沒有超過二十天是期望上學的。幾乎每天都會需要擔心什麼事情的東方事發,有時候是家裏的,有時候是學校的。不過,後來也發現,這種學校的管理跟家庭的管理都一樣,執行力不佳。不管是老師或家長,反正規則常變,說過的也不一定就的全年貫徹。我最常想的事就是,為什麼我在這裏,為什麼我要為這種事被罵,我以後一定不要當這種家長,我以後一定不這麼教小孩。在學校逃課嘛,高中前是沒發生過,但是從國中開始,就一直是班上的睡仙。跟逃課的距離也就只差肉體的皮囊放在那裏而已。
    不止是作業,我一周大概有三天會忘了把聯絡簿帶回家、被打。周考的試卷沒有寫名字,考九十也被打。加上家庭的問題,我只有發呆跟幻想時,最自由。
    加上從高中、大學後的一連串轉變,創業、背叛、還領過失業救濟,起起落落還滿精彩的。回頭想想,都不知道當初被打罵對我有什麼幫助?
    呵,所以啦! 我老婆現在老是說我那三歲、五歲的女兒怪。我都覺得還好啦,反正,很有風格呀。而且,我想以前那些日子,對我現在的反彈跟開闊跟不受限是有幫助的。至少,我是物極必反的例子,一點也沒照著模型的框架成長。
     
    不過,這麼說也有點不負責任,還是去談談吧~

  5. 先民
    Posted 2008 年 01 月 21 日 at 05:51:35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我以為百敬要逃學咧…哇咧…..

  6. Ray
    Posted 2008 年 02 月 04 日 at 05:46:22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需要花點耐心說明, 逃避無法解決問題, 最後還是要面對.
    與其如此, 不如直接面對恐懼.
    做錯很丟臉沒錯, 但是去逃學回來的結果不是也沒法解決問題, 所以下次遇到這種狀態.
    男孩子要咬

  7. Ray
    Posted 2008 年 02 月 04 日 at 05:51:27 | Permalink | 回覆

    我以前小四的時候有逃學過.
    您需要花時間讓他理解 逃不能解決問題, 面對處理才是正辦. (學習處事)
    鼓勵小孩面對自己的恐懼並克服, 也是件很了不起的事. (學習勇氣)
    如果害怕恐懼, 下次就不要讓恐懼的源頭發生 (學習謹慎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