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用仇恨累積政治資源是人民的悲哀

看過一集三立的 228 紀念專輯,心理只有恐懼,不知周遭的人將會因為這個紀錄片而更祥和還是殺伐?這份片面的真相會讓人們合作還是分裂?我的孩子是否會受到歧視與排斥?
228 發生之前,我的外祖父已經來台服務於電信局,228 發生之際,本地的暴動開始屠殺外省人,外祖父隨即將外祖母藏身於友好的本省籍朋友家中,獨身死守電信局,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中,維繫電信設施。我的祖父黃埔五期畢業,因北閥、抗戰而官拜少將,但因國民黨失敗而滯留大陸從事敵後工作,後於民國四十幾年潛逃來台,降階退役抑鬱而終。父親 38 年隨軍來台,身為海軍,只能轉戰舟山群島,一江山,以生命不讓這個島嶼赤化。軍人收入清苦,於姊姊出生後,期待退伍打拼,能有好一點的生活。但軍旅生涯無助於其他職場技能,只能咬牙帶養我們。他們身處巨變時代,以生命捍衛莫名,能向誰求償?
在這片土地上,曾有七十多萬外省軍人離鄉背井,拋家棄子死守著,有外省精英蔣夢麟、尹仲容、李國鼎、孫運璿…等人的擘畫,為財經築底,有胡適、錢穆、傅斯年、錢思亮、吳大猷…等學術耆老,引導學子蓄積能量,也有張忠謀、曹興誠、林百里、郭台銘…等人的努力開創。他們沒有土地搞建築,也沒有祖產做金融,僅有眼光與全世界拼經營理念。
法國人能選匈牙利裔總統,證明人民的胸襟。我們的為政者宣導血液原罪,以出生決定動機,此種激化種族衝突,終將導致不同族群心灰意冷的作法,將埋下專注內鬥的種子,讓子孫百代黨同伐異。讓年輕的林百里不敢選台灣為安身立命之處,讓年輕的郭台銘在跑船時選擇他鄉落腳。
身處婆娑之洋的台灣,時值全球化的 21 世紀, 主政者竟排擠四海過客,將島嶼悲情當作宣傳,將區區千萬人的種族優勢當禁臠。沒有大腦與 13 億人爭雄,只好整肅另一半異己。一段大時代的悲劇如同莎翁的悲劇,可凸顯人性的弱點,對人心有滌清、沉澱之效。但若用作情緒的發酵,奪權的踏階,終將醞釀另一個悲劇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